卡瓦普定

作者: xuzizi 分类: 杂记 发布时间: 2018-11-07 01:49
00:00/00:00

这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幻境。那天穿着短袖的我,朝着浓郁的硫磺味一路狂奔向湖边,高兴的摘掉了口罩,顺着湖边来回跑,拍照和录像,直到手脚冰凉。

站在那里,你会感觉你在另一个世界。

然后,那些照片和视频就一直放在手机里,没有被翻出来过。

 

也可能是因为工作太忙,没有时间整理和分享。

工作一直就很忙,有时候忙习惯了反而没觉得有什么,只是突然有事后一想,时间就那么过去了。

 

最近的各种压力让人很难入睡。

工作一年多来,领导还算比较重视,同事关系也算不错,我的工作内容变动也比较频繁。这一年里,从一开始做解决方案,到富媒体、网页开发、软件客户端开发、软件资料到一些运营工作等。前几个月,几个比较好的哥们离职了,一个为了爱情去了深圳,一个为了家庭和发展选择了其他的工作。然后整个硬件组的工作,断层式的交给了我和其他几个同事。但其实,工作的事我不太担心,只是任务堆积和上手慢让人麻头。

跟家里的联络时多时少,中间忙碌的两三个月,我甚至觉得自己跟家里没什么沟通。自从上个月奶奶走后,让我更多的思考与父母的关系。算一算,离开家乡也已经8年了,我也不知道这8年里让我当北漂的动力是什么。也可能是一种固执吧,这么多年已经多次拒绝家里关于去武汉发展的要求,进入现在的岗位也是抱着磨练自己的想法来的,但现在觉得累的时候也会在想,进了家研究生和本科生一样工资的公司,升职加薪慢,整天忙忙碌碌,图个啥?不过这两天,聊到情感和房子,还是避免不了产生冲突。这个,不提也罢。

十一专程去秦皇岛参加了彬民的婚礼。他是我见过脾气最好的人,在他家那乡下的举办的简朴婚礼,竟也一度让我感动到想哭。我很羡慕这样专情又长情的人,同时又要遇到这样的另一半多不容易啊。还有二赤、天华,估计日子也是快了,我又得去准备份子了。

二赤说我这个人很难约,每次约着约着就约没了。我想了想,好像是的,择日不如撞日,那就本周末见吧。尽管都是海淀居民(不对,我是外来人口),想见一面还是挺难的,我觉得我住在这个镇子,去哪都得一小时,十分困扰。那天聊了聊以前的同学,我发现我的回答都是,去年啥啥啥时候见过一面,后来很少联系了。最后聊到XXX妹子,二赤说,你们以前是不是关系还挺好的,我说是啊,不过都是毕业之后就没联系了,挺可惜的。

二赤说我这个人就是太被动。尽管不想承认说确实这样,但是头一回被人当面说还是有点尴尬。在同事面前,我觉得自己很外向很开朗,让我上台、主持、录像都没在怕,还能时不时“哗众取宠”逗个乐。但是私底下,我真的还挺不会维护人际关系的。

就是,工作之外的生活,没啥存在感。

扎心,但该反思。

 

晚上跟我爸打电话,我安慰我爸说,我的事都不用着急啊,又急不来。

工作啥的都挺顺利的,领导很信任;其他的,实在不行明年可以回武汉找点事做嘛。

凡事不能急于求成,我心态挺好的。

[ 并不是:( ]

 

不过生活总该有点期盼。

大学的时候喜欢刷剧,整个班的同学要看电影电视找我copy就行了,后来想想看剧多没意思,咱们来做字幕啊。然后现在就参与了一个字幕组,偶尔做做字幕。尽管不是什么大字幕组,也算是完成学生时代多年来的一项心愿。

以前喜欢唱歌,如今这破嗓子也没啥唱歌的劲儿了,接下来想再买一把吉他,啥时候能瞎弹一两首原创就好了。再有,顺便练练英语,BEC的书都买了好几年,万一哪年就决定出去常驻了呢。

 

回头再整理整理自己的回忆,如果有人愿意听,我给你讲讲卡瓦普定的故事。

如果你想去,我可以带你去啊。

一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